• 當前位置:文章首頁 >> 專題 >>
  • 趙祥云:身在樓房,心在地旁 ——城鎮化進程中的代際分化
  •  2015-04-20 22:44:07   作者:趙祥云   來源:   點擊:0   評論:0
  •  【字號:
  •      大姑、三姨她們所在的幾個村子前兩年已經集體搬到了鎮上的單元樓里居住了,這讓仍舊住在村子里的村民甚為眼紅,言談話語中都流露著羨慕。而常年在外讀書的我一直沒有時間去大姑她們的新樓房里參觀一下,所以今年過年就帶上禮物到大姑家瞧親(拜年)了。

    樓房里的煩悶

    走進大姑她們的小區,整整齊齊的二十多幢樓房闖入眼簾,深紅色的外墻又喜慶又氣派,樓下的私家車來來往往,走親訪友的人很多。爸爸說:“你姑你姨她們三個村子的人都住在這個小區,再往南邊那個地方要建的樓是XX村的。”“那再過幾年我回來,是不是咱們這些村都住進那幾個小區了?那過年瞧親不就不用東奔西走了,下樓走幾步就到了?”表哥開的門,他和嫂子要去瞧親,沒說幾句話就慌忙走了,家里就只剩大姑和大姑父。我像參觀展館一樣,新奇地這走走那瞧瞧。大姑家的房屋設計跟城里完全一樣,除了門口有個衛生間,臥室也有一個,廚具衛浴完全現代化,客廳的展架上擺滿了各種工藝品,大大小小的盆栽也為室內增添了不少生機,大姑說這個小區里都是這樣的。我興奮地跑到大姑面前:“大姑,你們直接過上城里人生活了,啥都有,這可比你家原來先進多了,現在住這兒是不是天天都可高興了?”大姑立馬皺眉頭:“高興啥,我才不想當這城里人呢,我這老婆子上下個樓梯都怕被人絆倒,你哥跟你嫂子過兩天又要回鄭州了,家里又剩我跟你姑父,悶死了,樓下曬太陽聊天的也沒多少,還都是別的村的老婆子,我也不想去。我原來住老家多方便,沒事了我就去地里看看,拔拔草鋤鋤地,地方恁大,我想往哪跑就往哪跑,現在我頂多能到大路上轉兩圈。”大姑一臉的怨氣。正說著三姨家的表弟打電話問我要不要去看電影,我納悶大過年的他不用在家待客嗎?他說:“沒事,我媽在家就行,看電影又花不了多長時間,一會兒開著車回來趕上吃中午飯就行。”

    有地就有去處

    大年初七,快該回學校了,我想回老村看看。我們現在住在新村,但我從小是在老村長大的。每次給同學們說起老村,他們都覺得我是生活在自給自足的世外桃源。老村坐落在太行山下,總共也就十幾戶人家,村里荒地很多,隨便開辟點空地都可以種點東西,所以家家都有好幾塊菜地。記憶中小時候家里的蔬菜是從來都不缺的,水果也很充足,我家就有7種果樹(這直接誤導了我,直到上大學我都一直以為除了熱帶水果,其他水果都是到處都有,很便宜的),村民們都是想吃什么就種什么,村后有條小河,村旁有片樹林,樹林和后山是動物和孩子們的天堂,全村的牛、羊、雞都是在這些地方亂跑的。村民們還經常到山里采些常見的草藥煮水喝,媽媽經常說喝這些可以預防感冒、敗火……所以現在我經常跟同學們開玩笑說我身體好是因為我是吃無污染綠色食物,喝原生態中草藥長大的,我小時候已經過上了現代人追求的高品質生活了。

    這些年村民都搬到新村住了,新村各種基礎設施一應俱全,路燈,籃球場,健身器材都在使用,村里買車的人越來越多,開著車到鎮上也就五六分鐘的時間。所以除了房屋樣式不同和我們多少還能種點菜,在生活便利和信息流通方面,新村跟鎮上沒多大區別。我的感覺是老村,新村,鎮上是一個逐步接近城市的過程,當然這不僅僅是在物理距離上。老村現在還住著些不愿到新村住的老人。

    走在回老村的路上,突然看到前面走著的是還住在老村的一位老人,我趕緊追上。他是因為這幾天過年才到新村和孩子們一起過年的,這年也快過完了,孩子們也要去上班了,他也就不想在新村呆著了。我問:“老村都沒幾個人了,恁冷清,還在山腳下,路也不好走,您干嘛不去新村住呢?”他馬上反駁到:“新村有啥好的,你們年輕人上班上學嘍住新村方便,那我去住新村,我在哪養我的雞、豬?咱村的地都還在老村,也得有人照應著吧。唉,人老了,有地就有去處呀。”

    城鎮化中的代際分化

    不可不說工業化、現代化給農民帶來了福音,耕作條件的改善,生活水平的提高都是明證。但在這個過程中也出現了分化,就像潮水退去時,跟著潮水走的都是年輕人,而被撇下在沙灘上的沙礫就是老年人了,不管這些沙礫是自己不愿走還是潮水帶不動它走,它真真切切是被剩下了。我們明顯可以感覺到現代化的生活是年輕人的樂園,卻是老年人的冷宮。昔日的農村基本上是一個封閉同質的團體,農民世世代代都重復著上一輩人的生活經驗,內化著祖祖輩輩的思想觀念,就像費孝通先生在《鄉土中國》中提到的。而今開放的農村敞開大門迎接城市的衣食住行,一切的一切,但在這個主動學習和被動授予的過程中,機會是均等的嗎?享受到的成果是一樣的嗎?幸福感是同等的嗎?農村有農村的慣習,城市有城市的慣習,每個場域都有自己的運行規則和邏輯規則,相互不可通約,當把它們融合在一起時必然產生問題。當代的農村年輕人由于在學校接受的是都市文明,也由于社會流動性的增強,他們早已認同城市生活,以城市的一切為自己的行為思考的參照物,他們既有自身主動融入城市文明的推力,也有城市化影響農村的拉力,因而現代農村年輕人表現出的是城市的慣習,老年人表現的則是鄉村的慣習。而老年人和年輕人是同住一村,同居一家的,那么兩種慣習的碰撞,夸張點說兩種文明的碰撞,必然會激出火花,使農村這個場域出現危機。在現實生活中就表現為兩代人會因守不守傳統習俗,講不講清潔衛生產生的矛盾,老年人跟隨孩子過現代生活后的不適,精神上的空虛孤獨。當然我們不是要否定現代化,城市化,否定歷史的進步,我們的問題在于在這個進程中如何平衡兩種慣習,兩種文化,如何完美或者說平穩地實現農村的城市化,現代化?

    (西北農林科技大學 社會學碩士 趙祥云)

     

  • 進入專題:2015年回鄉記
  • 責任編輯:lwh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世界乒乓球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