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事會與村莊治理

    林輝煌

    (華南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

     

    新村隸屬于某行政村,是閩南地區一個特殊的“自然村”。在閩南地區,一般的自然村都是聚族而居,世代綿延,從而形成較強的宗族文化。然而,新村是近四十年來由各地移民構成的一個年輕村莊,姓氏分布較廣,沒有一個或幾個占據多數的大家族。按照村里老人的說法,新村的居民來自五湖四海,本身就是一個江湖。因此,如何促成村莊的團結,在移民小家庭之上形成有效的公共治理,這向來是困擾村組干部以及村莊積極分子的重要問題。令人驚訝的是,在剛過去的2014年里,新村在不受政府干預的情況下組建了自己的理事會,并力圖推動當地公共事務的開展。

    新村的理事會并沒有成文的章程,關于該組織的目標也是眾說紛紜。一部分村民認為,理事會就是老人會,主要是為老年人活動提供一些支持。實際上,新村的老人會并沒有像其他自然村一樣順利組織起來,主要的原因有兩個:一是新村能量較大的退休老人(即退休老干部)不多,二是少數幾個能量較大的退休老人不愿意出頭組織。有一位受眾人推舉來主持老人會的退休老干部,因為只生了兩個女兒,而女兒都已外嫁,他自覺“無根在此”,對公共事務顯得比較漠然,也就不愿意參與老人會的組織。結果,此前被熱議的老人會胎死腹中,而成立理事會可以說是一個替代性的方案。

    還有一部分村民認為,理事會成立的目標是為了給土地廟爭取更大的場所。新村土地廟又稱伯公廟,占地面積確實不大,也就三五平方,供奉著本地的土地公公和土地婆婆。每到大年三十,新村的居民都會起個大早,提著各類貢品來土地廟參拜。由于空間狹小,只能兩三家一起參拜,而其他人家只好在一旁排隊等候。將土地廟管理好,最好能夠擴大土地廟的空間,這確實是不少人的期待。人們認為,通過理事會與政府進行談判,應該能夠為伯公廟爭取到更大的一塊土地以供重建。

    在理事會相關負責人看來,組建理事會的目標顯然不僅僅包括擴建土地廟,更主要的目標在于代表新村老百姓參與本地公共事務的治理。隨著城鎮化和工業化的推進,新村這幾年出現了重大的變化:一是周邊的道路建設不斷延伸,新村的地理位置由于幾條道路的交織而日益重要;二是各種工廠拔地而起,越來越多的新廠房正投入建設。這些變化一方面為新村的發展帶來了難得的契機,另一方面也給新村造成了大量新的問題。例如,周邊新規劃的道路路面較高,幾乎超過新村地基一米,這意味著排水管道很可能高于房屋地基,一旦大雨來臨,很容易就會形成內澇。另外,已經在新村建立和即將建立的工廠大多屬于低端產業,環境污染自然不小,這也是老百姓擔憂的一大問題。而隨著工業化的興起,外來人口必然會不斷增多,如何有效確保村莊的社會治安,是新村居民擔心的另外一大問題。排水問題、環境問題和治安問題都是典型的公共事務,具有極強的外部性,單靠個人顯然無力應對。正是考慮到這些問題可能造成對所有新村居民的消極影響,幾個積極分子才站出來組織理事會,并希望借助理事會這一民間組織能夠就本地的公共事務與政府進行協商共治。

    目前理事會的成員有十幾人。理事會會長原本是要推薦上文所講到的那位退休老干部,他沒有接受,由另外一位年紀較大的老林擔任。理事長需要一定的號召力,能夠團結理事會,并且推動理事會工作在群眾中的有效開展。老林雖然只是一位農民,但是處事較公正,人緣較好,家族較大,在新村有一定的威信。在很多人看來,由老黃擔任理事長更為合適,因為他經常主持社區的紅白喜事,樂于調解鄰里糾紛,是新村公認的“長老”。可惜因為突發疾病,老黃于2014年過世了。理事會副會長有三人,都是正值壯年的男性,做事有魄力,也是社區公共事務的積極分子。理事會還設有會計、出納以及三個片區的組長,另有兩位退休老干部擔任理事會的顧問。理事會的相關負責人三年一換,由理事會成員共同推舉。

    理事會實行會員制,符合條件的村民都會被邀請加入,村民也可以主動要求加入理事會。什么樣的人會加入理事會呢?一般而言,加入理事會的人有以下幾個特征:一是對社區公共事務有較強的參與意愿,經常負責或協調紅白喜事,有一定的威信;二是有一定的家庭經濟基礎,生活水平處于中上水平,經濟不行的人,其影響力自然就低,而且他自己也不會有心思來參與公共事務;三是基本完成人生任務(指兒女均已成家),有較多空閑的時間。例如,理事會曾多次邀請老金加入,但是老金還有一個兒子未成家,自認為人生任務尚未完成,因此暫時不加入理事會。當然,作為村莊公共事務的積極分子,老金承諾一旦小兒子婚事完成,就加入理事會。

    理事會要運作就需要相應的經費,因為是民間自發的組織,政府自然不會有經費支持,只能靠理事會想辦法籌集。作為成立基金,理事會十位創始成員各出資200元,還有一位村民捐助了600元。這些錢用來購置一些紙筆以及支付理事會運行所需的基本費用。開始的時候,有一些婦女懷疑理事會挪用了土地廟的公錢(村里的新婚人家會給土地廟捐錢)因而在背后有所指責,后來經過解釋,并看到理事會確實做了些公益,也就沒有人再說閑話了。單靠創始成員的出資顯然是不夠理事會日常運作的,于是理事會也發動村民自愿捐資,每戶50元。多數農戶都愿意出這個錢,畢竟理事會所做的事與每個人的利益息息相關。作為下一步規劃,理事會準備動員本地的工廠捐資。需要指出的是,理事會相關負責人是不領取工資的,純粹屬于公益活動。

    就道路修建以及排水管道填埋的問題,理事會已經開始行動,向地方政府提出了相應的要求。另外,理事會也接管了土地廟的管理事務,并就土地廟的擴建問題與政府展開談判。當然,因為剛成立不久,理事會活動的效果還不明顯,但是其影響力已經產生。新村的隔壁是另外一個自然村——果村,人口極少,他們面臨的排水、環境等問題與新村類似,甚至更為嚴重。新村成立理事會初期,也邀請果村參與,但是遭到了拒絕。最近,果村看到新村理事會確實在開展集體行動維護村莊利益,很是羨慕,紛紛要求加入理事會。

    由此可見,新村理事會是自發形成并參與公共事務治理的一種社會組織。首先,理事會不同于村組組織。村組組織雖然在法律上也是自治組織,但是卻受到行政官僚的嚴重影響。近年來隨著基層治理的文牘化和行政化,村組組織在本質上已然成為行政機構的一部分。而理事會是村民自發成立、獨立運行的,不同于行政化的村組組織。其次,理事會不同于宗族組織。閩南農村的宗族組織相當發達,大一點的宗族往往都有自己的組織機構,如房頭會、長老會等,這些宗族組織具有較強的集體行動能力。但是,宗族組織的集體行動主要限于宗族事務,如祠堂修繕、族譜修訂等。理事會試圖管理的事項則超越了家族的范圍,關注整個自然村的公共事務。最后,理事會也不同于興趣團體。近年來,農村也出現了不少興趣團體,一部分人因為共同的興趣愛好而自發組織起來。在新村,這樣的興趣團體包括廣場舞愛好者、牌友等。這些興趣團體雖然也會議論公共事務,但是并不會積極參與其中。

    為什么新村需要理事會?在和理事會的一位副會長交流時,他講到:“新村已經和過去不同,面臨許多新的問題,而要解決這些問題,就需要相應的組織。如果大家都怕得罪人,沒有人愿意出頭,那么所有人的利益都會受到損害。”社會治理的本質實際上就是通過社會的組織化來實現公共事務的管理,要解決公共問題,就需要相應的組織來接應。一個完全原子化的社會是沒有能力來承擔公共事務的治理責任的,因為公共事務本身具有極強的外部性,不可能通過個人來完成。當然,社會的組織化有多種方式,最常見的是由國家建構的行政化組織。另外,也存在內生的社會組織,比如宗族組織。理事會介于兩者之間,既具有建構性,也具有一定的內生性。在新村,行政化的村組組織相對渙散,而且公信力不足,與村民基本上沒有什么關聯。而移民社會也使得新村的宗族力量比較分散,無法形成籠罩性的權力結構。因此,在解決新的社會問題時,理事會這種中間形態的社會組織就顯得很有必要。

    實際上,新村正是中國農村社會的一個縮影。因而,自發生成、自我管理但不排斥行政權力的理事會的出現也許是大勢所趨,特別在經濟發展較快的農村更是如此。

     


     

     

     

     

  • 進入專題:2015年回鄉記
  • 責任編輯:林輝煌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世界乒乓球排名